Partner im RedaktionsNetzwerk Deutschland
Radio Logo
Der Stream des Senders startet in {time} Sek.

文化艺术

Podcast 文化艺术
Podcast 文化艺术

文化艺术

hinzufügen

Verfügbare Folgen

5 von 25
  • 谈谈 Bilbao 古根海姆的杜布菲展: 对新时代创新的阶段性鞭策
    杜布菲是二十世纪一位成功地摆脱传统绘画语言的束缚,公开反对束缚, 将反束缚理论化,用自己的新语言获得成功的艺术家。他给自己的定位是,他不是一个专业的艺术家,他说自己是业余的,而且他要坚守业余艺术家的身份。他说他自己对艺术没有兴趣,对美没有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创新。西班牙的古根海姆美术馆在2003年举办过法国艺术家杜布菲的个展。2022年再举办一次个展。可见杜布菲对古根海姆的重要。 这次展览的策展人 David Max Horowitz 说,他想让观众对杜布菲有一个新的认识, 看看美术馆的展览对观众怎么看作品是不是能提供谢帮助, 让他们有一个新视角。这样他们就能够有一个工具去解读作品,通过看作品,能够有收获。 古根海姆收藏了一大批杜布菲作品, 这是一个重要原因。他们对自己的收藏是自豪的,同时也想通过展示的排列组合的变化,看看能不能让观众在看作品的时候能看到过去没有注意到的一些方面。 但无论策展安排怎么变化,杜布菲的作品的核心依然强烈:在精神上,他是一个要打破他那个时代已经相对定型的艺术套路,他要以自己新一套来扩充以老一套为核心的流行审美。他要以自己的新一套来扩充艺术版图。 在形式上, 他开拓其他人没有熟练掌握的变形方法,甚至是其他人还没有接触过的形式素材来锤炼自己的造型语言。他对自己的艺术家生活会作总结,把开拓和创新从思想上总结下来,成为道理,成为分享他的艺术观的经文。他有经商的经验,他知道怎么开发藏家,在藏家那里卖个好价钱。 从大的方面广角地看,我想,今天看杜布菲的作品,我要看的是他的作品带给我们的一种提醒:无论周围的创作者多么主流,市场有多好,以高度的热情为自己的创作开拓一片自留地,方便自己在这片自留地上耕耘,从而以自己的果实来为整个艺术的园地贡献独特性,丰富性和多样性,这才是一个成就重要艺术家的建树。 西班牙古根海姆美术馆呈现在观众面前的展品, 作为实证, 作为回顾, 再一次让我们看到, 在杜布菲的创作阶段, 他的独辟蹊径具体怎么体现在形式上。这些造型又唤起了我们对二十世纪前半段艺术创新的回顾。 具体一点地看杜布菲, 他质疑他那个时代的主流文化。他不认可二十世纪出现的立体主义和超现实主义, 说这些艺术工作太学院派了。他在民俗学,原生态民间文化, 在精神病人中找灵感。他在绘画上,把头发,石头等等和颜料混在一起。当艺术家们都认为自己与众不同的时候, 杜布菲拉手风琴,喜欢爵士乐, 他偏偏要做一个普通人。 在他刚开始从事艺术事业的时候,法国的批评家们看不上他。而他也非常抵触西方的主流文化,说他们有毒,自己要戒毒。 于是他去撒哈拉,去美国。他在美国做了几件大雕塑,获得了巨大成功。 总体来讲,杜布菲反他那个年代的艺术机构,艺术主流,其实他自己为自己创造了艺术殿堂和艺术流派。他经常提原生态艺术,但是在他那个年代里,白人的所谓文明化的艺术好像级别最高。但是杜布菲完全不理那一套,他反主流艺术,也就是反对所谓的艺术级别。 年轻的时候,他把自己称做业余艺术家。因为他一边要照顾家里的卖酒的生意,一边画画。后来他在艺术上逐渐成熟起来,一边和主流作战,一边自己要闯出一片天地。他当酒商的经验帮了他很大的忙。在他活跃的年代,他作品的价格是同时代的艺术家里相当高的一位。 杜布菲自己就说,他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为被贬值的价值正名。他要热烈庆祝!Guggenheim Bilbao 古根海姆这次就以热烈庆祝 ( Ardent celebrations )为题,再次推介杜布菲的艺术价值。 细看杜布菲的创作语言,他发明了一种hourloupe 的形式风格。 本身hourloupe 这个词在法文里也不存在,是他自创的;具体的看,就是用红,蓝,白为主色调,画出一个一个细胞状的小空间,然后用这种小空间作为基本元素去造型,可以造成文字,标语,也可以造成人物,动物;杜布菲不仅用 hourloupe 画画,还将hourloupe 做成立体的雕塑, 甚至做成建筑。他在1962年到70年代中期都在用这个办法创作;他说,真正的创作是从统一而持续的生产中开始的。于是他做了一件叫 Nunc Stans 的作品。Nunc Stans 是什么意思 ? 它是说,我虽然生活在时间概念里,但是永恒仍然是存在的。所以杜布菲用一个巨大的体量,让 Hourloupe 这种看起来不间断的笔触没完没了地在圈圈里,在圈圈与圈圈之间,在圈圈构成地图腾里,在图腾与图腾之间错综复杂地延续。这种里不断剪还乱地构图,让你在局部和整体里,在时间里,失重。而这种失重,恰恰是杜布菲要地效果:跟着他的笔触,却又找不到北的同时,好像边界和禁锢都没有了,也许这就是杜布菲为永恒找到的一种对应的情绪,他要和观众分享的一种解释。 无论是廉价的材料也好,原生态的崇拜也好,hourloupe 的千丝万缕也好,这些都是这杜布菲的时代他为自己的创作园地找出来的适合他的方法。在当时的主流面前,可以说是头上长角身上长刺。但是杜布菲通过他的坚持,通过时间的洗刷,通过他自己说的统一而持续,渐渐地让他的角和刺变成了扩大了的主流里的新创作语言,成为可以衍生出新解读的理论,成为一个时代的创新符号。 然而,创新是一个永远在驱动的力量。 古根海姆收藏了杜布菲在他那个时代的创新,不时地把杜布菲的作品用不同的方式拿出来做个展,其实也是把一个特定时代的创新符号拿出来,提醒观众历史上的生生不息的创新环节。 温故而知新,在热烈庆祝杜布菲的开创性的工作的同时,更是对我们这个时代把主流进一步拓宽,把主流进一步更新的呼唤。 在这个意义上,再次回顾杜布菲的老作品,是让我们的主流价值观和价值体系在永动机里开天辟地的年轻化的历史借鉴和鞭策。 Ardent Celebrations  热烈庆祝 Jean Dubuffet 个展 2022年2月25日 至 2022年8月21日 Abandoibarra Etorb., 2, 48009 Bilbo, Bizkaia, Espagne
    8/4/2022
    10:33
  • 自然地透视文明:用平常心去看待审美情趣的起伏跌宕
    审美价值观,艺术价值观,是发展变化的。当我们把这种发展变化的无常当作很自然的事情,那么我们其实就是通过艺术,通过艺术审美和审美的集体共识的演变,把文明的进程象自然一样去对待。换句话说,将无常当有常。 各位好,我是安东尼,欢迎收听文化艺术。瑞士巴塞尔美术馆正在举办埃尔格列柯和毕加索的绘画作品联展。在我们这个时代,16世纪的埃尔格列柯和20世纪的毕加索都是被艺术史、美术馆、艺术教育和艺术市场认定的伟大的画家。瑞士巴塞尔美术馆今天将两位画家的部分作品从世界各地借来展览,既是让欧洲观众有机会对他们的作品的再欣赏,更是从一个新角度来看两位画家的作品,尤其是看毕加索在埃尔格列柯那里受到的启发,这是布展人的用心。我去巴塞尔看了这个展览。毕加索对埃尔格列柯的兴趣在他好几件作品里都看出来了。但是我的注意力最终倒不在毕加索的作品上,而是顺着毕加索的眼光,落到了埃尔格列柯的作品本身和各个时代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视角看埃尔格列柯的作品上面。 我喜欢看埃尔格列柯的人物画。他笔下的人物的身形,在今天欧洲的大街上我可以找到。但是那种服饰,那种环境,只有在当时的社会环境里才是鲜活的。埃尔格列柯通过人物,服饰,环境,把社会的鲜活活灵活现地表达出来,而且还正对我们今天这个时代的审美趣味: 细节能传神,神采能传情,情调有厚度,厚度有层次,层次有色彩。在埃尔格列柯的结构和色彩里,没有一项是铺陈到极致的,紧绷到僵硬的,而是在一个明确的格局里,松驰有致地为画家在突出什么,如何突出的讲究里配合,相得益彰却又涌动着某种与众不同的兴奋。 埃尔格列柯在他生活的年代,从青年时代开始,就被认为有才气,可不太符合常理的, 有点不可理喻的,需要时不时调教调教的人。在他差不多30岁的时候,他在威尼斯完成了他的艺术方面的训练,去了罗马。当时他受罗马的羊皮蛋彩画家克洛维奥的提携。后人从克洛维奥的一封信里读到了他对埃尔格列柯的描述: 我去格列柯家,要把他带出来到城里走走。那天天气很好,春天温柔的阳光把每个人都照得乐呵呵的。城里就像过节一样。可到了格列柯的工作室,我惊呆了:他把窗帘管得严严实实的,勉强能看得清他工作室里的东西。他坐在椅子上,没在工作,也没在睡觉。他不想跟我出门,因为外面的光线会影响他心里的光线。 除了克洛维奥,那个年代其他人的话直接间接地勾勒出埃尔格列柯在性格上不太好跟人相处。他说,宁可穷困潦倒,也不要过得俗里俗气的。他批评罗马西斯廷大教堂里米开朗基罗的壁画,说色彩用得不对,他可以重画。他的这番话得罪了很多人,本来可能向他订画的藏家们开始对他的品味,对他的技术开始怀疑起来。当然这只是一个插曲。 后来埃尔格列柯画了一幅描述奥拓曼帝国战败, 西班牙,威尼斯和教皇领导的意大利盟军战胜的画。画面里,菲利普二世穿着黑衣,戴着领圈,相当有气魄。这幅画交货之后,菲利普二世向他订了在教堂神坛上挂的画: 圣莫里斯和他的同伴们被砍头。可以两年后, 菲利普二世看到画作的时候,一点也不喜欢,下令把这幅画从教堂的神坛上撤下来。原因在于,在菲利普二世看来,埃尔格列柯本末倒置。国王要的是突出圣人们被砍头的壮烈场景,而埃尔格列柯却把重心放在圣人们在讨论要不要当烈士。画面中这些圣人们的儒雅美轮美奂。菲利普二世当然喜欢好看的画面,但是坚持要在不牺牲信仰的主题前提下好看。当主次颠倒,形式的好看挤走了内容的时候,他不接受。 之后的埃尔格列柯在风格上又有了发展,他把拜赞庭的修长和威尼斯的层次深度结合了起来, 用变色来表达光影的变化。在画这些画的当下,这种风格的产生是有具体的原因的。因为都是征订的画,本来就是为一个特定位置来画的。当教堂里挂画的位置又高又窄,埃尔格列柯的画面就特别修长,而且透视都是竖着来的。埃尔格列柯的有些画看起来非常自由,非常松驰。其实他本意并不是这样,只是当时他还没有画完。一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埃尔格列柯还在被怀疑,他的修长的人物形象是不是因为他的眼睛有散光或者其他什么病理因素导致的。 那埃尔格列柯是怎么从一个几百年来并不十分被看好的画家又重新被发现, 被誉为伟大的画家的呢?  二十世纪初,毕加索等一批年轻画家在找新的表达办法的时候, 他们看上了埃尔格列柯。Gustave Coquilot 在1914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毕加索从西班牙回来,他在那边看到了一些非常精彩的肖像,真的很特别的那种。毕加索一直是一个追着很有原创性的东西不放的人。他突然间爱上了埃尔格列柯, 在他的卧室的墙上挂满了埃尔格列柯的一些巨作的照片。这个阶段毕加索开创了蓝调时代。 后来毕加索自己说,很早以前他就看过埃尔格列柯的画作,印象深刻。后来为了看埃尔格列柯的画,专门去了一趟托莱多,看了作品非常感慨。可能是受了埃尔格列柯的影响,蓝调时期的人物都特别修长。 毕加索甚至认可埃尔格列柯对西斯廷大教堂里米开朗基罗壁画的意见。毕加索说,我不知道那有什么了不起的。那是米开朗基罗的作品里我最不喜欢的。神父、天使的翅膀和奴隶,都画得一样的,都是一样大小,一个比例的。说真的,我看不懂。 菲利普二世不喜欢埃尔格列柯, 有16世纪的具体的原因: 他要的是以弘扬信仰为核心的绘画。几百年后,毕加索喜欢埃尔格列柯,那是因为毕加索自己在找走出他所处的时代的传统的新语言、新形式。他在埃尔格列柯那里得到了启发。因为毕加索和他那个时期的艺术家象塞尚喜欢埃尔格列柯 ,埃尔格列柯从此又被看好。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审美价值观,艺术价值观,是发展变化的。当我们把这种发展变化的无常当作很自然的事情,那么我们其实就是通过艺术,通过艺术审美和审美的集体共识的演变,把文明的进程象自然一样去对待。换句话说,将无常当有常。 我们今天从具体的技法上看埃尔格列柯,他的这种威尼斯式的素描般的技法,不是用线条去塑型,去制造层次,去提供光影,而是用一层一层的色料去刷出来。精准,复杂,而且必须事先准备好,先打结构,再建体量。所以之后出来的效果在模糊中见层次。 埃尔格列柯可能用一种橘红色作为中间色打底,之后在整个画面里若隐若现,有时候因为在上面有刷了一层其他颜色,这部分就变得透明。这是他准备绘画的结构统一时的一个关键步骤,这让体量下面的东西都清清楚楚。 这是我们今天顺着毕加索,欣赏埃尔格列柯的一个审美角度。但是这种审美角度能维持多久? 如果不是天注定,那就把无常当有常吧,这是文明里的自然。
    6/22/2022
    10:50
  • 我的瓷色双眼里的玩物之志,谈艺术家 Musquiqui 致穎在巴黎的个展
    王柳飒艺廊的这次展览,在内容上提取了Musquiqui 致颖在影像工作中的一部分题材研究: 中国展品与玩物之志;在形式上开拓了一个影像艺术家能够得心应手地去开发的媒介和手段: 装置设计和绘图;同时又在一个充满悬念,引发好奇的气氛里把装置、影像(动画)、绘画作为一个整体,用它来推介了一个让观众有兴趣去进一步了解和熟悉的青年艺术家 ,尤其是他的影像作品和他对殖民史和殖民文化的观察。把推介当目的的展览, 经常是有抱负、有自信的商业艺廊对可持续的艺术创作者更长远的关心的一个序曲。 各位好,我是安东尼,欢迎收听文化艺术。巴黎王柳飒艺廊 (Galerie Liusa Wang)正在举办旅居柏林的台北青年艺术家 Musquiqui 致颖的个展 “我的瓷色双眼”(On the Faience of Your Eyes)。 Musquiqui 致颖这次在巴黎展览的作品并没有以他最常用的媒介影像为核心,而是重用戏剧性的装置和插图般的绘画向观众讲述了他生活和工作的城市柏林在97年前看中国古器物收藏展的一种视角;他回顾了展览地巴黎的皇家城堡枫丹白露里中国古玩收藏神秘失窃的故事; 他用老底子的反射镜幻景技术勾勒他这次展览里想要强调的图腾;他用最新式的区块链虚拟投资手段来尝试推动他从展览主题里衍生出来的虚拟金币的收藏。 先说97年前的视角。这是一位英国观众 Francis Ayscough 在1929年于柏林艺术学院参观了当时的中国古董展后用拟人化的手法写出了他想象中的器物与器物间的对话。有一点象1816年德国作家霍夫曼写的“胡桃夹子和老鼠王”的故事那种调子。法国作家大仲马后来改编了霍夫曼的童话,发展成了由柴可夫斯基作曲的芭蕾舞剧“胡桃夹子”, 在巴黎,圣彼得堡,哈瓦那,北京,纽约等地上演。 Musquiqui 致颖拿Francis Ayscough 的古董拟人对话做参照,将他在柏林艺术大学毕业的那一年,2015年发生在巴黎旧皇家城堡枫丹白露宫的精致中国器物被老道的盗贼神秘洗劫的故事放在一起叙述。 艺术家用“文物”来定义这些被英法联军通过鸦片战争从中国掠夺来古董。他认为,殖民掠夺物件的展示正经历重要的意义更迭。他用烟幕和灯箱做了一个三频道声音装置 “展示柜”,模拟枫丹白露宫里被砸碎玻璃的柜子。 之前在台北学习过设计的Musquiqui 致颖, 在表达展示柜玻璃被砸碎的细节上,用很规整的闪电式的纹样小心翼翼地为玻璃开了口子。这种精心为装置添加了一份舞台布景和道具的意向形制, 刻意的唯美追求和在中国菜里多放点味精是一个道理。 Musquiqui 致颖还用全息投影做了被认为是鸦片战争期间被英法联军带到西方的圆明园皇家狮子狗的身影。这个身影被极速转动的风扇叶片带到了NFT 投资平台上: 作品只供远观, 你要想去亵玩一下,你的手指是要承担后果的。 但是这个展览有意思的部分是显而易见的:一个走出亚洲的台北人,一个属于台湾本省人的年轻一代的艺术家,通过艺术对世界殖民议题产生了兴趣。他把研习艺术过程中的方法很严肃认真地做了命名。当我问他是不是去枫丹白露宫细细参观过,他回答说,他去那里做过田野调查。身处当代的世界纷争,区域纷争,他调查的不仅是大仲马之后Francis Ayscough  的幻景世界,更是在调查从文化里看到的国际关系,中国思路。 对巴黎的艺术界来说, 致颖是一个新面孔,尽管他在柏林,台北,北京,和非洲的多哥从事的艺术工作中已经有一套日渐成熟的办法,有一个日益拓展的展示路径,有一系列以点带面的政治关切。 王柳飒艺廊的这次展览,在内容上提取了Musquiqui 致颖在影像工作中的一部分题材研究: 中国展品与玩物之志;在形式上开拓了一个影像艺术家能够得心应手地去开发的媒介和手段: 装置设计和绘图;同时又在一个充满悬念,引发好奇的气氛里把装置、影像(动画)、绘画作为一个整体,用它来推介了一个让观众有兴趣去进一步了解和熟悉的青年艺术家 ,尤其是他的影像作品和他对殖民史和殖民文化的观察。把推介当目的的展览, 经常是有抱负、有自信的商业艺廊对可持续的艺术创作者更长远的关心的一个序曲。 请听致颖访谈片段。
    6/2/2022
    10:12
  • 2022威尼斯双年展:加密艺术展首次现身
    因新冠疫情推迟一年之后,世界三大艺术展之一的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第59届帷幕于2022年4月23日拉开,围绕着主题“梦想的乳汁”主打三大版块:呈现身体与身体的巨变;探寻个体与技术的关系,揭示肉体与地球的连结。 “梦想的乳汁”展览聚集了来自58个国家的超过两百名艺术家的作品,当代艺术与19世纪以来的作品产生对话。在威尼斯艺术双年展辉煌的127年历史当中,这是第一次以女性和非常规性别艺术家为主的展,第一次重新思考白人男性在艺术史和当代文化当中的中心地位,各项活动将持续到今年11月27日。 “梦想的乳汁”这个主题来自于身世神秘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莱奥诺拉-卡灵顿的作品,当中描绘的是一个可不断通过想象的棱镜来调整,变幻的魔法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每个人都会变,每个人都能变成别人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因为这里是释放你的自由世界,充满各样的可能”。在这里,机械与肉体联合,科学和神学共生,身体和物体的边界模糊了,主观性,等级制度,解剖解构都出现深刻的变革。 本次双年展策展人塞西莉亚-阿勒曼尼是第一位执掌这一职位的意大利女性。她进一步解释称,“与上述自由的世界相呼应,本次展览的艺术家作品呈现出一个个体或物种生存受到威胁,科学艺术神话等各领域受到质疑的时代。通过展览,人们可以与视觉化的这些质询对撞,比如,什么组成了生命?植物和动物有什么区别?人类和非人类有什么区别?人类之于这个星球,之于其他人,其他生命体的责任都有什么?没有我们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 时代的动荡,生命的脆弱,环境的崩溃,社会的对峙,科学的前进,道德的探寻,本次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的主题呼应了人类面临的危机与挑战,为共存,转变提供了新的思路。 按照国别来看,法国馆推出的是游弋于伦敦-巴黎-阿尔及尔之间的艺术家金奈波-塞蒂亚的作品“梦没有标题”。这部作品创造了一个跨越地中海两岸,跨越时间,抹去了虚拟和现实,将个人回忆和社会集体回忆融为一体的浸入式体验,获得了评委会特别提及奖。金奈波-塞蒂亚表示,她的家来自阿尔及利亚,她的身份认同感扎根在法国,她的新生活是在英国:她这个个体上浓缩着后殖民时代的遗产,不仅有争议,也有宝贵的纽带。“回忆是可以被把玩,被复苏,被切割,被复原,被糅合的强大存在…我对个人和集体的回忆发出质询,同时也庆祝这些回忆的团聚”。 国别馆当中不乏展览的传统元素和手法,对比之下喀麦隆国家第一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便启用了双年展从未出现过的加密艺术。加密艺术目前已迅速跃升为国际艺术领域当中的熠熠新星,依托技术民主化,让打破壁垒的艺术民主化通过数字平台和虚拟经济手段得以实现。 喀麦隆馆的加密艺术展由双年展主办方和全球加密艺术去中心化组织GCA DAO联合推出,名为“奇美拉的时代”。“奇美拉”是希腊神话中喷火的雌性神物,有着狮子的前半身,蛇的后半身,从第三个头,即山羊头那里喷出危险的火焰。围绕着“奇美拉的时代”这一主题,喀麦隆馆通过绘画,雕塑,装置,视频等创造出与神话乌托邦之间的对话,力荐加密技术这个备受喀麦隆新生代艺术家群体关注的艺术经济民主化平台。 这一加密艺术展汇聚了众多概念的具象化:全息摄影,区块链,数字格式,驱动程序,人工智能,人类身份,货币的本质,由视觉错觉唤醒的感知,隐喻作用于人脑的过程,各类意象作用于叙事的方式,消费主义,时尚与女性,战争与经济,区块链权益,共建,元规则,去中心化的公共知识库社群,数码技术于绘画的结合,信息过载,集体意识,直觉的智识与获得性的知识,符号的魔法,财富的魔法,纸币的魔法,圆球体对永恒的阐释,环境与人为干预,生物艺术,微观结构与太空,流体动力艺术,光学艺术,生成艺术,欧普艺术,混合的生物,重组的价值,生命意识的冻结与提取,对模糊信息的接受度与对前世的探索,意识流,艺术背后的智力机制等等。 展厅当中的感官冲击包括悬浮在农用土地上的白色立方体,平平无奇却又引发情绪的城市建筑群,几何图像组成的动态趋势,无生命模特在奇异光影效果下的人性化幻觉,有生命的人类在特定社会机制下的无生命化趋势,微小电子部件或数码概念的巨型观,情感化与视觉化,视觉上对人生和游戏之间的界限的模糊处理,视觉上对个体和集体关系的处理,美元主导权和神圣几何构图的关联猜想,原始性与未来智能的具象化关联,平庸中的梦境再现,地球的远观,破碎的具象化,基础元素的近观,颜色等的无穷尽变化组合可能,植物与矿物纹理和生命体或类生命体的对接,光和曲线的缠绕,空间与光影的玩笑,疤痕在社会和个人层面的视觉体现等。 喀麦隆馆加密艺术展览开幕式上云集来自包括喀麦隆在内的23位艺术家,来自全球的加密艺术先锋工作者,他们当中有跨界的投资策略师,商业人士,也有专职的艺术人士,来自中国的有王兴,“创世纪的人”小组,郑之孩等人。展览期间组织多场有关加密艺术的研讨会,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主办方表示,通过这场加密艺术展,国际密切关注艺术未来的技术走向和新生代艺术家对于加密艺术的诉求。 威尼斯艺术双年展在新技术和传统形式的加持下正在探索一个更加严肃的话题:人类社会真的会有双赢,多赢,只有赢家没有输家的问题解决办法吗?双年展主席罗伯特-奇库托指出,“本次艺术展想象出了一种新的和谐,目前我们无法企及的共生,无法实践的联盟与联手”。他解释道:“最近几个星期,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战争震动了我们最内里的部分。震惊和失望之余,我们需要思考一个问题:战争是这样一瞬间从无到有爆发的吗?还是说,无论是政治,外交,艺术领域,我们都忽视了太多的前奏和不祥信号,没能及时阻止酝酿当中的这一切?我们仍然必须要保持住用艺术对话的可能性,让用艺术进行对话的人们能够继续对话下去,这样才有希望永远让武器沉默”。
    5/2/2022
    9:37
  • 杨诘苍的塞弗尔版“十一日谈”:拿珍贵瓷器与禁忌碰瓷
    在文化价值和工艺价值的宠爱中,杨诘苍在做一个危险的艺术工作,在性爱,在政治,在宗教,在意识形态的各种禁区里闯荡,引经据典,博古论今,跃跃欲试,叽叽喳喳地用造型金句高谈阔论,狐假虎威地用文化遗产当挡箭牌, 在信仰里怀疑,在崇拜里调皮,在政治里不正确, 顽童般地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宫殿里捣乱, 肆无忌惮。 各位好,我是安东尼,欢迎收听文化艺术。最近一段时间,我被法国塞弗尔国立瓷窑制造的一套瓷瓶吸引, 好几次想入非非地和朋友们讲,如果我的财力允许,一定会冲动起来,把这几个瓶子收藏下来。 瓷窑在烧成瓷器之后是需要一个时间冷却的,慢慢地。 我让自己那莫须有的收藏冲动也冷却下来, 从梦里走出来, 仔细想想为什么我会有那样高的热情,对一套陌生的瓷瓶会有那么强烈的占有欲。 先说造型。这套作品由11个花瓶组成, 取名“11日谈”。花瓶有淡青的,淡红的,淡玫瑰色的;这是胎色。胎色上,是半透明乳白色浮雕一般的画面:苍天下,花草间不同动物之间,人和动物之间的调情和野合。 野合周边,鸳鸯蝴蝶、柳浪闻莺、风花雪夜,活灵活现在薄纱一般的立体脂粉里。 这种题材其实就是很传统的春宫。在亚洲,中国的金瓶梅, 西厢记的插画里有;日本的牙雕里有,印度的宗教弘法雕塑里有。在欧洲,但丁的神曲里有,薄伽丘的十日谈里有。性爱, 是情趣,是繁殖,是生活里家常便饭一般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又是禁忌,是夺夺欲出,欲言又止,心照不宣,心领神会。因为性爱既是需要又是禁忌,信仰世界和政治权斗里的黄牛就喜欢拿性爱来投机倒把,倒打一耙,从中渔利。 杨诘苍是一个在题材上喜欢刺激禁忌的敏感点,让禁忌兴奋起来的艺术家。当代的东方强国政权讨厌哪位宗教精神领袖,杨诘苍偏偏要把自己的生日自画像画成法师, 因为法师被区域政治禁忌了。当战胜国联盟唾弃哪位战败者,杨诘苍偏偏要把战败者青涩时代考不取美院的画作再画一遍, 因为历史罪人被全球政治禁忌了。当禁忌遭到刺激后,杨诘苍常常转移到旁观者的位置上,看主持禁忌的一方怎么反应。违禁在当代生活中是一个大忌,但杨诘苍就是不安分,他要通过违禁来确认固定思维的确是真理,或者来发现政治正确也有薄弱环节,或是来考察禁区有多么的广袤和深远。 既然性爱是生活里一个被黄牛拿去投机倒把的部分,和处理精神领袖或战败者的方法一样,杨诘苍把它拿出来,淡妆浓抹,添油加醋。本来人和人之间甩开膀子撸起袖子实干起有群体特色的写真主义房中术,已经逾越了禁忌的红线; 人和动物之间的撒欢更是大逆不道。但是作者把这种越轨放在了欧洲文明里被人膜拜的文艺作品的光影里。薄伽丘的“十日谈”里的情色可以松开禁忌的枷锁,可以冠冕堂皇,可以是文艺道德的典范,那杨诘苍干脆把十一个春宫花瓶取名“十一日谈”。集体共识里的固定思维给“十日谈”在文艺道德上的肯定,杨诘苍也要让他破四旧般的破禁忌也享受到“十日谈”得到的肯定, 沾一点文艺道德的光。 有了“十日谈”的加持和护航,杨诘苍用“十一日谈”再次把艺术作品作为反禁忌,反迷信,反固定思维,主张思想自由的一个信物。这十一个瓶子妖骚得炉火纯青, 离经叛道得登峰造极, 却让人吞不进去吐不出来,左右为难,作品在效果上,在意义上,与艺术家之前的宗教领袖画像和战败罪人考美院的画作图一起里应外合地为人们对世界各地不同层面,不同范围的政治治理和治理道德的全盘信仰开辟再研究的空间。 所以,当你身处某一种政体,在这种政体的习惯性,常规性,高强度,延续性,系统性,密闭性,压倒性的规范和管理里,既随波逐流地遵循,又感觉哪里和自己的天性不兼容,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杨诘苍的信物可能给你打开一扇天窗,让你想入非非。但这又很危险,天马行空很可能让想入非非的主体成为政体的异端。但跟着引你想入非非的向导却是相对安全的,因为信物的创造者有薄伽丘的“十日谈”作为特许通行证。 想明白这些问题,回到我自己, 假设预算允许, 要不要收藏杨诘苍的“11日谈”的问题,就很清楚了。与其放在我这样一个喜欢艺术的人的家庭空间里,不如放在设置禁忌一方看得到的公共机构。他们收藏比个人收藏更有意义:因为如果艺术家的调皮捣蛋确实有颠覆性的潜能,那就请禁忌方拿出道理来鞭挞他的信物里的糟粕, 让艺术爱好者们清楚地看到是不是真的有必要把在一段时空里有定论的形形色色的政治道理拿到艺术家的透视镜里来考察,这样就方便普罗大众去判断自己接力传承集中统一的现成的而且正在固化的政治思想和政治道德的基础是不是牢固。反过来,对杨诘苍是否包容,就像后世对“十日谈”的作者薄伽丘是否包容那样,更可以让我们看到治理者对自己的治理思路是否具备高度自信:他的思路具备坚不可摧的正义。如果具备,何必在乎几幅画,几个陶瓷瓶子神神叨叨的调侃,疯疯癫癫的碰瓷呢。 从对几个花瓶的视觉上的喜欢,到仔细考察作品内容和创作者的创作道路之后锁定的调侃禁忌的实质,让我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艺术家和禁忌的关系上。 有意思的是,这件质疑禁忌的作品,它在思想脉络和思想方式方面千丝万缕的斟酌实际上并不是最一目了然的。 比较直观的其实是作品的工艺。 法国塞弗尔国立瓷窑是1740年路易十五在他的情妇彭帕杜夫人的力推下设立的。在中国清朝政府帮助下,法国王室得到了中国官窑的窑炉,一直使用到现在。 作为国有资产, 塞弗尔国立瓷窑不是以量产和大市场买卖为目的,它是以保护,延续已知的罕见工艺绝活和研发用罕见工艺打造的当代陶瓷作品为目的的实验室型高级作坊。在现任总裁 Romane Sarfati 的领导下,他们用已经常年没有使用过的胎上胎浮雕式“机理绘画”技术,在费工费时成功率很低的辛苦当中,靠着法国国家财政政策的支持和Romane Sarfati 出色的组织和执行力,从工艺的角度让杨诘苍原先在宣纸上的作品鲜活在最高品质的珍贵陶瓷上。换句话说,他们将极高的工艺附加值献给了杨诘苍戏弄禁忌的信物, 外形上为信物带来了工艺上的集体崇拜。 作为工艺方的塞弗尔国立瓷窑之所以喜欢杨诘苍,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得到了被聘为塞弗尔国立瓷窑的艺术与学术委员会主席的前蓬皮杜法国国立现代艺术馆馆长马尔丹的推荐。上个世纪80年代末马尔丹在杨诘苍还在广州美院当传统书画老师的阶段就请他到巴黎来参加日后被称为里程碑式的大地魔术师展。马尔丹是一位在非意识中找新意识,在偶然中发现新必然的观念艺术策展权威, 当年他找了杨诘苍这位并不怎么听他话的淘气的中国年轻人参加他的展览,今天他又让这位不守政治纪律的名艺术家来参加法国国家级的顶尖陶瓷艺术项目,一如既往,故伎重演。 在文化价值和工艺价值的宠爱中,杨诘苍在做一个危险的艺术工作,在性爱,在政治,在宗教,在意识形态的各种禁区里闯荡,引经据典,博古论今,跃跃欲试,叽叽喳喳地用造型金句高谈阔论,狐假虎威地用文化遗产当挡箭牌, 在信仰里怀疑,在崇拜里调皮,在政治里不正确, 顽童般地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宫殿里捣乱, 肆无忌惮。
    2/2/2022
    12:21

Über 文化艺术

Sender-Website

Hören Sie 文化艺术, 要闻分析 und viele andere Radiosender aus aller Welt mit der radio.de-App

文化艺术

文化艺术

asdf 1

Jetzt kostenlos herunterladen und einfach Radio & Podcasts hören.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文化艺术: Zugehörige Podcasts

文化艺术: Zugehörige Se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