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ner im RedaktionsNetzwerk Deutschland
Radio Logo
Der Stream des Senders startet in {time} Sek.

文化遗产

Podcast 文化遗产
Podcast 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

hinzufügen

Verfügbare Folgen

5 von 24
  • 巴黎卢浮宫前馆长卷入中东文物走私调查漩涡
    在欧美著名博物馆开始思考是否归还殖民过程中攫取的殖民地国家文物之际,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首都阿布达比卢浮宫一尊镇馆文物的购买案疑点似乎正牵出一桩可能价值数千亿欧元的文物走私大案,令被看作是世界第一大博物馆的巴黎卢浮宫博物馆的前馆长Jean-Luc Martinez置身一场司法调查漩涡,震惊法国文物界。 稀世珍宝——图坦卡蒙石碑 引发这场地震的是阿联酋阿布达比卢浮宫2017年正式开馆前以800万欧元购买的一件埃及文物:公元前1327年古埃及法老图坦卡蒙的一尊粉红色花岗岩石碑。该石碑成为阿布达比卢浮宫馆藏中最重要的展品之一。不仅因为它有着3000多年历史,更因为图坦卡蒙在古埃及研究中的重要地位。图坦卡蒙是古埃及新王国时期第十八王朝的第十二位法老。其实他在位时间不长,他19岁就离世,并不是古埃及史上最有功绩的法老,但他英年早逝留下的种种疑团以及其墓穴中的丰富宝藏都使得他在古埃及考古学中占有非凡的地位。对于埃及来说,这件宝物的历史价值也不言而喻。 但是这件稀世之宝为何会进入文物流通、如何得以在2016年被阿布达比卢浮宫购得呢?法国著名埃及学学者Marc Gabolde在写作一篇关于这尊石碑的学术论文过程中对石碑的来处百思不得其解。2019年初,他将自己对这件珍品来源不明的怀疑告知了另外两名埃及学者Vincent Rondot 和 Olivier Perdu。两名学者也立即通报了时任巴黎卢浮宫馆长Jean-Luc Martinez。 多人卷入走私调查漩涡 巴黎检察院负责有组织犯罪活动部门其实在2018年7月就已经针对中东地区一些国家文物的走私活动展开调查。2020年2月,一名预审法官开始专项负责相关调查。2022年5月25日,Jean-Luc Martinez正式遭到起诉,置于司法监控之下。指控罪名是与有组织诈骗活动同谋以及方便违法获得的物品洗白。曾在2013年至2021年的8年间担任被看作是世界最大博物馆之一的卢浮宫的馆长涉嫌与文物走私有染,对于文物界来说,这则消息像是一响惊雷。 Jean-Luc Martinez本人对相关指控矢口否认。在司法机构判定他有罪之前,他当然依旧清白。但在此案中已经有多人接受司法当局问询或被司法调查。最新的一起是7月25日,法国美术馆国际事务所(Agence France Museums)的两名前任官员Jean-François Charnier和Noemie Daucé,被法国专项打击文化物品走私活动的部门拘留。两天后,Jean-François Charnier被正式起诉。在此之前,考古专家Christophe Kunicki和他的伴侣均因涉嫌参与有组织诈骗等罪名被起诉。德国汉堡一家画廊的主人也在今年3月遭到起诉,并被临时拘押。据法国«鸭鸣报»(Canard Enchaîné)报道,此人是包括图坦卡蒙石碑在内的五件埃及文物非法离开埃及进入文物买卖市场的中间人。 数百文物涉案,价值达数千亿欧元 图坦卡蒙石碑来源疑案牵出的可能是一起更大规模的文物走私网络。2016年,阿布达比卢浮宫买进图坦卡蒙石碑时,还同时买进了另外四件埃及文物。他们的来源也十分可疑。调查显示,相关的走私活动可能涉及数百件物品,价值达数千亿欧元。前述被起诉的考古专家Christophe Kunicki及其伴侣都是巴黎古玩市场上的知名人物。但他们不仅涉嫌与这五件埃及文物非法流入市场有关,而且也涉嫌参与了其它中东地区国家被盗文物的洗白活动。他们在2017年曾以400万美元,向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卖出一件古埃及石棺。但后来这件石棺被证实是2011年从埃及闵亚(Minya)地区盗取所得,秘密转入阿联酋后,又在德国经历修复,最后落脚巴黎古玩市场……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已经在2019年正式将石棺归还给埃及有关部门。 这起文物走私事件暴露出中东地区一些国家近年来动荡的政治局势造成的文化后果。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地文物盗窃、走私活动格外猖獗。«费加罗报»从有关专家处获得的数字显示,仅是2020年,仅是在埃及境内,就发生近9000起考古挖掘地点的盗窃行动。这些盗窃走私活动滋养着一个非法贸易网络,丰厚的利益所得也反过来刺激盗窃活动继续。这也是与巴黎卢浮宫合作的阿布达比卢浮宫涉嫌买入非法来源文物引发如此轰动的一个原因。 Jean-Luc Martinez担任巴黎卢浮宫馆长期间曾是阿布达比卢浮宫项目启动与落实的重要推手,当时也是为阿布达比卢浮宫启动运行并帮助其制定文物收购政策而成立的专门机构法国美术馆国际事务所的负责人。司法调查将确定他是否对阿布达比卢浮宫购进包括图坦卡蒙石碑在内的不明来路古埃及文物负有责任。
    8/3/2022
    6:22
  • 世界文化遗产 法国匹拉沙丘惨遭酷暑祝融蹂躏
    位于法国波尔多滨海城市阿卡雄(Arcachion)附近海边的“匹拉沙丘”(Dune de Pilat),属于法国国家重点景观,也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世界受保护遗产名单中。不过今年法国酷暑热浪冲击,法国南部及西南部森林大火下,可说遭到《万劫不复》的蹂躏。    高度约为110.9米(2016年官方测量数据)的“匹拉沙丘”也是欧洲最高的海岸沙丘,1987年,被法国政府列为国家重点景观,199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世界受保护遗产名单。  经过夏火洗礼后,直至目前的评估,与皮拉特沙丘接壤的森林已经有近 7,000 公顷的土地被烧毁,这可能导致沙丘继续朝向陆地扩张,并削弱其生态系统。 当地野火情形已经严重到连法国总统马克龙都特别有本周三前往现场访视的行程。  在今年夏天的法国西南部吉龙德省灾难性的森林大火,连带也导致法国南部海边著名的匹拉沙丘附近滨海植皮大受肆虐。  这个位于海边,以蔚蓝海水为界的《阿尔金长凳》自然保护区匹拉沙丘,在本周二(19日)的气温已经超过摄氏30°时描绘出梦幻般的风景。 在陆地上,森林无情地燃烧,使地平线几乎看不见,包括神话中的《蓝流水“Flots bleus”》在内的匹拉露营地,都被灰色的烟雾挡住了。  一周内,阿卡雄附近的市镇《拉泰斯特德布赫(La Teste-de-Buch )》的大火已经烧毁了大约 7000 公顷的森林。 上周末,大火越过 D218警戒线,并在周一到达匹拉沙丘脚下。 一场生态灾难将影响这个白色巨人的整个生态系统,这是一个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地点,掌控着整个阿卡雄盆地。 本质上是可移动的,匹拉沙丘是由沙子、风和植物自然风化形成的白色沙丘。  未来需要更多的植物壁垒:  消防大队指挥官佐曼分析说,随着大火和数千公顷的土地被烧毁,威胁悬而未决。他说:“历史上,为了不让匹拉沙丘面积扩大而采取种植植被的策略。因此,从机能上来讲,如果这些植物壁垒烟灰云散,不再存在,我们担心沙丘因此会继续扩大侵蚀岸边土地树林。”  法国自然环境 (FNE) 海岸事务负责人库斯提女士也同意这个看法,指出,而且大火结果有导致侵蚀移动速度更快的风险。  “城市游击队”出动了: 本周二,在匹拉沙丘附近,200 多辆卡车和 500 名消防员出动了。 本周初,这些《城市游击队》在D259维护线的两侧,进行了“让火不跳过马路”继续延烧的“防御行动”。  目前,在沙丘附近的停车场地区,警察发现了损毁程度之大:被烧燃的树干,以及火灾灰烬覆盖着匹拉沙丘的白沙。 因此“全区处于消防人员的监控之下,但仍有未熄灭的火花”。这名指挥官说,现在的匹拉沙丘地带成了一片荒凉,需要时间才能恢复它的光彩。 也许20年、30年后吧! »  对于专家来说,这场惨烈的夏季森林大火的后果最终可能会削弱整个海岸线。 “海岸线的形状与那些树根由连在一起。 除了松树,还有沙丘的植被,例如马拉姆草”, 海岸事务负责人库斯提女士分析道。 今后,火灾季节将越来越少只局限于夏季了。 可以做些什么来避免这样的灾难? 她同时指出:“恢复森林并保护沙丘地块:尽可能种植一切能够生长的植物。”
    7/20/2022
    4:19
  • 布勒特伊城堡:家族故事背后的法国历史
    在巴黎以南35公里处,有一座并不广为人知却历史不凡的城堡。这就是位于舍夫勒斯山谷(Vallée de Chevreuse)中心的布勒特伊城堡(Château de Breteuil)。走进城堡前厅,四周墙壁上悬挂的数十帧人物画像讲述着一个家族曾经的显赫故事,吸引参观者通过这个家族的个人故事,一窥两个多世纪的法国以及欧洲历史。 的确,布勒特伊这个名字也许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很陌生。但这个家族却有着极不平凡的历史。最早的布勒特伊伯爵曾被英格兰国王威廉一世视作最忠实的伙伴,为威廉一世征服英格兰(1066年)立下汗马功劳,也因此获得大片土地。 不过,在法国历史上,布勒特伊家族最显赫的人物应当是路易-布勒特伊。1644年他开始进入国王路易十四枢密院任职。1657年,他在路易十四时期权倾一时的枢密院首席大臣马扎然的提携下,监管财政,相当于财政大臣,成为国王身边最重要的官员之一。这是布勒特伊家族首次有成员官至部长级别。1665年,这一职位转由科尔贝担任,但路易-布勒特伊仍然是国务资政,直到离世。 可以说从十七世纪到十九世纪,布勒特伊家族几代人几乎一直活跃在权力核心。 路易-布勒特伊的第七个儿子,路易-尼古拉男爵也在路易十四身边获得了负责引荐外国驻法大使以及外国王室的显赫职务,在凡尔赛王室的礼仪规则方面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路易-尼古拉男爵的女儿加布利埃尔-艾米丽虽然在重男轻女的年代不可能入朝为官,但却因为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又天性聪颖,而成为法国科学史上最早的一位有成就的女性,她对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一书颇有研究,不仅将这部原本以拉丁语写成的著作翻译成法语,而且加入了自己的注解以及自己的发现,作为牛顿理论的补充。她的一些研究如今仍然在学界受到尊重。 她的表兄弗朗索瓦-维克多-布勒特伊侯爵曾是国王路易十五身边的军事大臣。 路易-尼古拉男爵之孙路易-奥古斯特布勒特伊伯爵走上政治舞台时已是法国大革命前夕。身为外交官,他接受路易十六国王授予的使命,与沙皇叶卡特琳娜二世派遣的特使一道,共同斡旋奥地利与普鲁士两国间的冲突。1779年5月13日,和平协议终得签署。路易十六赢得了欧洲边境的和平,得以派军队远渡美洲,支持美国的独立战争。布勒特伊伯爵因为推动和平有功,而获得了一个由德国撒克逊著名金匠纳纳贝尔作坊制作的精致小圆桌。与其说是一件精美家具,不如说是一款别致的珠宝。它可以说是布勒特伊城堡的一件镇馆之宝。不过,如今游人在城堡里看到的只是这座精美宝物的逼真的复制品。原件已经在2015年卖给卢浮宫博物馆。所得款项用于维持城堡的各种维修工程。 1789年,法兰西王朝已经危机四起。布勒特伊伯爵7月11日临危受命,成为首席大臣。不过,他的这项使命只持续了三天。7月14日,大革命爆发,路易十六在压力之下,免去了他的职务。布勒特伊伯爵本人远走瑞士 布勒特伊城堡的另一件镇馆之宝是26册的全套«埃及记行»。路易-奥古斯特布勒特伊伯爵之子,夏尔在1823年进入法国贵族院,得以在1830年新年,和其它所有贵族院成员一道,获得国王夏尔十世赠予的这份礼物。拿破仑远征埃及时曾要求随行的160余名艺术家、学者、历史学者记录沿途所见,并在随后汇集成册。这套«埃及记行»后来成为埃及学的基础。如今,这版全套«埃及记行»已不多见。 如果说路易-奥古斯特-布勒特伊伯爵斡旋奥地利与普鲁士冲突有功的话,他的孙子亨利,也是布勒特伊家族第8位侯爵,则是20世纪初达成的英法协约的推动者。布勒特伊家族一直与英国王室保持友谊。1881年,亨利-布勒特伊侯爵曾在这座城堡邀请英国王储威尔士王子,也就是后来的国王爱德华七世,与法国第三共和议会议长莱昂-甘必达会谈,推动英法和解,以便共同应对来自德国的新兴威胁。但英法协议在1904年才得以签署…… 布勒特伊城堡是少数数百年一直属于同一个家族的城堡。而且,虽然经历历史动荡,但城堡侥幸不曾受到大的破坏。而且,布勒特伊家族如今仍然在这里生活。参观者也难说不会与城堡主人在这片占地75公顷的所在不期而遇。 参观布勒特伊城堡也是重读法国著名诗人和作家夏尔-佩罗的童话故事的好机会。夏尔-佩罗在路易十四时期,曾经与当时担任财务大臣的路易-布勒特伊伯爵共事。城堡四处都可以看到体现童话故事的木偶。城堡也利用现代影视技术,带领年幼的参观者,重读«睡美人»、«驴皮公主»、«灰姑娘»,«蓝胡须»等童话故事。 参观者也可以在这里对比法式园林和英式园林两种不同风格的花园。 城堡自1969年起就对公众开放,1973年被列入法国历史建筑名录。不过,城堡始终为布勒特伊家族所有,并未成为公共文物。
    7/6/2022
    5:26
  • 凡尔赛网球场:法兰西民主共和的萌芽之地
    象征法国王朝鼎盛繁荣的凡尔赛宫长年以其金碧辉煌呼应下的法式奢华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但两百多年前,在这座城堡不远处的一座外表平淡无奇的建筑里,诞生了预告王朝倾覆、共和初生的《网球场宣言》。这座几乎被遗忘的建筑近日修缮完工,对公众开放。凡尔赛文物管理单位希望提醒世人,凡尔赛不仅曾是王朝历史的见证,它也记录着法兰西从王朝迈向共和的脚步。 这座在路易十四与王室搬迁至凡尔赛之后才建成的场所,与凡尔赛宫内的奢华形成强烈反差。它其实只是达官显贵当年强体健身的场所。所谓网球,可能说掌球更为确切。因为这项运动早在13世纪出现时,打球者是直接用手掌击球。后来才逐渐有木制的板拍出现。这项运动被看作是如今的网球的前身。17世纪时,这种网球运动风靡一时,甚至成为王家子弟的必修课。大小城堡都有自己的网球场。 凡尔赛宫外的这座网球场也并不是王宫所建,而是陪伴国王打球的一名普通球员所建。 这里成为预示王朝覆灭的历史性宣言的诞生之地也纯属偶然。1789年6月,国王路易十六为走出财政困局而召开的三级会议上,由神职人员组成的第一等级以及由贵族组成的第二等级,与以资产阶级代表为主、期待更多政治权利的第三等级代表激烈交锋。第三等级6月20日决定自行举行会议,却因国王禁令,而无法进入平日举行会议的场所。他们偶然发现了这座可容纳数百人的空旷场地。一番激烈辩论、慷慨陈词之后,五百多名第三等级代表签署誓言,提出权力属于人民,要求制定宪法,并发誓,他们将不离不弃,直到制定并通过宪法。 这项《网球场宣言》被看作是法国大革命的开始,宣告着法兰西迈向民主共和的第一步。1790年,一尊刻有《网球场宣言》的铜匾在一个庄严的列队护送下,自国民议会来到凡尔赛,钉在球场大门上。这座原本达官显贵健身的场所从此走进法兰西历史,成为废除王朝,走向民主的见证。 此后,网球场在遗忘与铭记间起伏,见证了法兰西走向共和的曲折道路。一度被遗忘、废弃之后,1848年这里被列为历史建筑。第二帝国期间, 再次成为网球场。1880年第三共和决定将这里变成法国大革命博物馆。1883年,被看作是法国公立世俗学校开创者的Jules Ferry 为博物馆剪裁。1889年,法国大革命百年之际,网球场已经几乎被遗忘。二战后,有人一度提出将它改为乒乓球场。1989年法国大革命两百周年之际,网球场得到修复。 2021年至2022年,网球场再度大翻修。修缮工程耗资180万欧元。其中一部分款项来自国民议会议员的捐款。2022年6月结束任期的国民议会议长共和国前进党议员理查德-费朗呼吁第五共和国现任及前任议员为这座象征着国民议会诞生的场所修复工程捐款,象征性地将历史与现在联系在一起。 修复一新的网球场自4月起对公众开放。凡尔赛宫在其导游栏目中增添了两条导览线路。参观者或者只参观网球场,从修复的壁画以及当年在场议员的塑像中,重温两百多年前这里曾慷慨激昂的场景。或者在导游带领下,了解大革命后法兰西告别君主制,迈向共和体制的步伐。要知道,凡尔赛宫收藏有近8000画作和近3000雕像。大都是在第二帝国和第三共和时期获得的作品。 凡尔赛城堡其实在今天的法国民主运作中也并未缺席。参议院与国民议会的两院联席会议都是在凡尔赛宫侧翼大厅举行。不过,上一次两院联席会议是2018年7月9日。这个原本只有参议员或国民议会议员进入或仅允许学校组织参观的场所,也将更多向公众开放,以便凸显凡尔赛这个曾经的王权之地,也同样是法国民主体制的诞生与延续的见证。
    6/29/2022
    5:05
  • 康德的故乡加里宁格勒硝烟四起
    曾经受到马克思顶礼膜拜的德国古典哲学的创始人康德的故乡由于俄乌战争而成为国际舆论密切关注的焦点,舆论担心它会成为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火药筒。远离俄罗斯本土,夹在立陶宛与波兰之间的加里宁格勒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后逐渐成为被欧盟包围的一座孤岛,它与俄罗斯本土之间的货运往来近期又由于立陶宛执行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令而被切断,引发莫斯科的强烈抗议,俄罗斯外交部立即召见了欧盟驻俄罗斯的大使并且威胁说,倘若立陶宛一味推行制裁政策,那么,他将必须承担其所引发的严重后果。 加里宁格勒面积虽小,但却配备了俄罗斯可装载核弹头的导弹防御系统,可以击中欧洲所有地区。不难想象,担心普京精神状态是否正常的欧洲国家对来自莫斯科的威胁绝不会掉以轻心。 那么,加里宁格勒为何会被欧盟国家所包围?康德的故乡怎么会在俄罗斯?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来介绍一下这一弹丸之地的历史。 加里宁格勒今天是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州的首府,濒临波羅的海,该市区面积为215.7平方公里,2010年人口统计为431,402人。 不过,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加里宁格勒的名称是柯尼斯堡,德文的意思是國王之山,可以说,加里宁格勒事实上自古以来就是德国的领土,该地存在的750多年历史中,有七百年是属于德国,或者他的前身普鲁士王国。 这里最早就是古代普鲁士人的定居点,1255年条顿骑士团于北方十字军入侵期间在此建立据点,并出于对当时国王的敬意而取名为“哥尼斯堡”。之後,该城一直是条顿骑士团国、普鲁士和德国東普魯士的一部分,一直到1945年,苏联红军占领整个东普鲁士為止。 二戰結束後,根据《波茨坦协定》,东普鲁士约三分之一的面積划归给苏联,其余部分划归给波兰。1946年7月4日,苏联把劃归给他的东普鲁士部分领土,取名为加里宁格勒州,以紀念當時剛逝世的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米哈伊·加里寧,哥尼斯堡也同步更改為現名,開展全面俄化,並成為該州之首府至 1990年代苏联瓦解,原本的加盟共和國立陶宛、拉脫維亞与白俄羅斯紛紛獨立,使得加里寧格勒連同整個加里寧格勒州,與俄羅斯本土之間失去了实体的链接,而他距离俄罗斯本土有五百多公里。根据德国《明镜》周刊2010年的一篇文章的介绍,在德国统一期间,苏联改革者预见到加里宁格勒的动乱,曾经提出了将包括加里宁格勒东普鲁士回归德国的想法,这一提议当时被西德首都波恩拒绝,当时专注于东西德统一建立新德国的似乎无暇顾及此一弹丸之地,不过,当初或许无人能够预想,有朝一日,加里宁格勒居然会成为引发欧洲大陆全面战争的导火线。 加里宁格勒,应该说是柯尼斯堡七百多年来的历史中最出名的人物就是德国哲学家康德,康德被认为是继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之后,西方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 康德于1724年4月22日清晨出身时柯尼斯堡,他出身之后不久,当地的南北城合并为一,柯尼斯堡因此便成为普鲁士王国最大的城市,康德在这里出生,在这里受教育,学成之后,又在柯尼斯堡大学任教,一直到他1804年去世,他一生都未远离他的故乡,去世之后,他被埋葬在柯尼斯堡的大教堂。这座拥有四百多年历史的大教堂是当地罕见的未遭受战火摧毁的古建筑。 二战期间,苏联红军为了攻占柯尼斯堡,与德军决一死战,战事持续了三个多月,最后虽然以德军投降而结束。当时苏军伤亡惨重,当地的建筑也绝大多数都受到摧毁。 自2000年代末以来,加里宁格勒的历史中心逐渐得到了恢复,老建筑的重建也逐渐开始。 2005年7月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法国总统希拉克和德国总理施罗德一同出席了该市750周年的庆祝活动。2018年,加里宁格勒市也是俄罗斯世界杯的主办城市之一。 不过,这一切,今天看来似乎都已经十分遥远!
    6/22/2022
    5:18

Über 文化遗产

Sender-Website

Hören Sie 文化遗产, 要闻分析 und viele andere Radiosender aus aller Welt mit der radio.de-App

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

asdf 1

Jetzt kostenlos herunterladen und einfach Radio & Podcasts hören.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文化遗产: Zugehörige Podcasts

文化遗产: Zugehörige Se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