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Logo
RND
Höre {param} in der App.
Höre 微言微语 in der App.
(124.878)(171.489)
Sender speichern
Wecker
Sleeptimer
Sender speichern
Wecker
Sleeptimer
StartseitePodcasts
微言微语

微言微语

Podcast 微言微语
Podcast 微言微语

微言微语

hinzufügen

Verfügbare Folgen

5 von 24
  • 不许民众恶意返乡,只许官府恶意执政?
    本周,许多自媒体都在以不同形式纪念邓小平南巡讲话三十周年,社交平台转发最多的邓小平南巡讲话归结为两句,一句是“不要搞政治运动,不要搞形式主义,领导头脑要清醒,不要影响工作”;另一句是“年纪大了,要自觉下来,否则容易犯错误。”,网络民意在这里的站队是显而易见的,支持改革开放,反对领导任期终身制。 本周,由于基层防疫措施一刀切,不顾民众死活,缺乏科学逻辑,在天津深圳西安都引发了民众局部骚乱,警民冲突。1月20号,河南周口市郸城县县长董鸿在视频会议中向民众发狠话说:“凡是从中高风险地区,试图返回,不讲你有没有疫苗接种证明,不讲你有没有48小时核酸检测,你只要返回,先隔离再拘留!”,视频传出后舆论哗然,董县官又辩解称:流传的视频被剪辑,剪掉了“不听劝阻,恶意返乡”的原话,结果更加激怒民意,可见,这位县官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哪里激怒民众。 网友@石述思发帖说:恶意返乡是对法律法规的恶意曲解,面对渴望回家过年的打工者,一个地方领导,不管出于什么考虑,都不可以威胁恫吓的方式对待返乡群众,防疫工作成功的关键在于科学和法治,将民生成本降到最低,个别地区“宁可错关一城,不可使一人漏网”的行径对居民正常生活造成严重影响,也严重损害了政府的形象。层层加码,过度防疫,惰政懒政使然,形式主义使然,非法行政使然。 一篇题为《如果没有“善意”的通道,则活着本身就是“恶意”》的网文这样写道:这两天网上在进行“恶意”造句:恶意吃饭,恶意避孕,恶意投胎,恶意提问……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也涉嫌恶意躺平。这一切肇起河南郸城董县长“恶意返乡”的提法,他杀气腾腾地宣布:对于“恶意返乡”者,一律先隔离再拘留。 先前我们还只知道有“恶意讨薪”、“恶意上访”、“恶意跳楼”的说法,经这位县长大人点拨才恍然大悟:此世间万事万物原来都可能“恶意”。 疫情以来,多地都有人连进入自己小区的权利都给剥夺了。自己的家都不让进,总得有个说法吧,但红袖章们给不出说法,只是笼统地说“上面规定的”,至于“上面”怎么规定的,有何依据,则语焉不详了。现在好了,你这叫“恶意回家”,甚至就连你讨要依据都属于“恶意追问”。 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是行政化思维的必然选择。很多“管人的”之所以念念不忘失去的好岁月,就在于先前不需要什么条款规定,一句“革命的需要”就足够了。想想火红的岁月,干部说啥就是啥。地富反坏右的帽子,总有一款适合你。简单粗暴的“恶意”判决恰恰是一切红袖章所欢迎的。既然戴上了红袖章,当然就要拥有杀伐决断的权力,这个权力越刚性越简单越好。譬如买馒头这事,在平常当然不能说有错,但疫情期间就是有错,你的肚子“恶意饥饿”固然已经很不配合抗疫的大政方针,而你居然还“恶意寻食”,不打怎么行? 此事被炒得沸沸扬扬,倒不是说红袖章们不该管,而是网民们自省的结果很不乐观:如果我不“恶意购物”的话,有没有“善意购物”的渠道?而如果我坚持配合,饿死了又算不算“恶意死亡”呢? 同所有舆情事件一样,负能量事件必然引来正能量信息的对冲,比如有人晒他们的食物供应充足,只可惜很快被人指出那是权力部门的家属区;接着又有人晒出有“英雄菜”供应,只不过其天价让人望而却步。 “恶意讨薪”这个说法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善意讨薪”渠道畅通的话,谁还会“恶意讨薪”?社会学的一个基本常识就是:“善意”的道路越窄,则“恶意”的大门越宽。所谓懒政和恶政,就是嘴里喊着“服务”高调,事实上却只管为对错划线,而不为刚性要求做好善后,甚至压根儿不做换位思考,只想着别人老老实实遵守就行。 没有人不想体面地、有尊严地活着,“非必要不外出”也好,“就地过年”也好,“应打尽打”的接种也好,只要是在知情和有相对保障的前提下,谁也犯不着去和刚性要求冲突。但如果不为“善意”提供明晰的通道,只想发挥震慑的威力,则事实上已经将人的生存本身置于“恶意”的范畴内了。 一首题为《恶意》的诗作这样写道: 春节已经临近 我已恶意返乡 你是否还在异乡恶意讨薪? 有人到法院恶意起诉 有外资厂恶意超发遣散费 有人恶意躺平 有人恶意不生育 网上充满恶意的质疑 恶意的揭露 恶意的转发 恶意的评论 恶意的点赞 这世界充满了恶意 就连风都是恶意的 当然.也有很多善意 册贴是善意的 封号是善意的 隔离是善意的 拘留是善意的 罚款是善意的 涨价是善意的 就连打你都是善意的 总之 他们说是恶意的就是恶意的 他们说是善意的就是善意的 我不想在恶意中死去 也不想在善意中活着 但是我无法选择 只能恶意地生不如死 ―徐琳2022. 1.20
    1/23/2022
    7:27
  • 金域医学区域负责人涉嫌传播病毒被立案,引爆网络
    正当奥米克戎病毒持续在天津,大连,安阳,珠海和中山五个城市传播之时,1月12日,400亿市值医学龙头金域医学爆出“黑天鹅”事件。根据河南省许昌市公安局当日的通报,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有限公司区域负责人张某东违反传染病防治法,实施引起新冠病毒传播或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禹州市公安局对张某东以涉嫌刑事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这则由最高检察院官网转发的信息听起来挺绕口,网友程凌虚做了以下的解释,他发帖说:警方的通报翻译成白话文就俩字:投毒!其套路与补车胎的往路上撒图钉、倒玻璃渣是一样的!警方短短的百来字的通告,留给公众的想象空间实在太大了!难怪最近疫情到处爆发,却又找不到源头在哪里,原来是有人故意放毒。并且是以拯救新冠病人的名义投毒!魔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打着拯救你的名义,以天使的面目出现!事实上,投毒人张某所属的“金域医学”来头不小。它是行业龙头企业,占据市场大部分份额。更是新冠肺炎核酸检测的重要参与者。据该公司董事长梁耀铭在2022年的新年演讲中介绍,截至2021年11月,公司累计完成核酸检测超2.2亿人份,全球第一;单日核酸检测总产能130万管,全球第一。2021年上半年净利润约10.59亿元,同比增加90.55%。 这则热核级的新闻,给我们留下几点冷思考:其一,张某投毒是个人行为还是公司行为?其二,是临时起意还是有计划的长期行为?其三,金域医学背后是否有策划者和共同参与者?核酸检测停不下来,背后是否有人操控?这次投毒事件特别令人恐怖的是,它并不是普通的一个仇视社会的偶发案件,而是专业人士实施的一次精准的犯罪活动。事实证明,他们的配套工程做得不错:投毒—→疫情—→核酸检测—→推进打疫苗—〉形成一条完整的疫情经济产业链…….所以,它引起的全社会的恐慌和愤怒是必然!人们关心的是,他们是否有着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和严密分工合作的团伙? 尽管金域医学当晚就出面予以否认,但仍然引发全网恐慌与愤怒。一篇题为《由核酸检测公司负责人被抓说说大奸似忠》的网文这样写道: 有诗云:楚客莫言山势险,世人心更险于山。人性之恶,的确令人不寒而栗。河南警方发布的这则警情通报,短短100多字,宛如一记炸雷,在数以亿计的民众心头炸响,被疫情折腾得够呛的人们,愤怒了,惊醒了!原来,在欲望的支配下,人性之恶可以如此毫无底线。 河南警方公布这一警情通报后,有关投毒的另外一条旧闻也被翻了出来。事情发生在2006年,当时《新民晚报》等主流媒体都予以了报道。话说浙江温州罗垟古村位于风景秀丽的楠溪江源头,被旅游者誉为“世外桃源”。从2000年开始,该村暴毙者越来越多,死亡76人,于是有了“鬼村”传言。2006年的一场离奇大火,让一个魔鬼原形毕露。该村的村民麻付满,不但对纵火之事供认不讳,还交代了他这些年来把剧毒氰化物投入村民的食物或水中,让那些村民成为冤魂。而他这么做的动机,就是为了他的丧葬品生意。 或许,有人认为麻付满作为一介村夫,对法律生命没有敬畏之心,故而干出如此丧心病狂的勾当。 而金域医学则是一家盈利能力超强的上市公司,其背后有“泰山北斗”类的大佬加持。其区域负责人怎么会干出如此不堪之事呢?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一个成语:大奸似忠!也就是说,奸诈至极之人,其外在表现反似忠厚之人。历史上,典型的大奸似忠的人物,明朝奸臣严嵩当属一个。这个人,号称是可以为大明王朝遮风挡雨的人,说他“国士无双”当不为过。 后来的历史学者,对于严嵩的评价是九个字:“惟一意媚上,窃权罔利!”他所作的事情,唯一的宗旨就是讨上峰高兴,尔后牟取私利,哪管百姓死活?严嵩用力地表演,自然无利不起早。他团队的一个人,叫鄢懋卿,主管巡盐,这是天字一号的肥缺。严嵩身居高位,纵容手下去贪,再巧立名目,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银子入了自己腰包。 诗人也也发帖说:刚刚看到警方通报,于北方,本来零下二十多度的我瞬间冷成一坨。。。我蹲在地上,灵魂出窍,灵魂飘在半空,看着越来越小的我,真像一坨冻硬了的屎! 【金狱】 二年了 从我们的嗓子眼儿抠金子 从我们的血管里抽金子 金子越来越多后能做什么 南山之域,一座座金房子拔地而起 里面囚满了感激涕零的人 “谢谢您救了我的命” 手握金钥匙的人两眼流出热泪 他的“真诚”没有一丝瑕疵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也也2022-1-12)
    1/16/2022
    7:16
  • 2021年最后一天
    2021年最后一天,墙内社交平台关注的是正在经历严酷封城磨难的西安。人口1300万的西安市仓促封城禁足,但除政府机关家属大院外,政府无法确保向所有普通市民提供食品保障,有人开始挨饿,医院拒收普通发热病人,网上民怨沸腾。网友@KeyLin_Live发帖说:我姐跟我说,刚封闭小区是23号,原来还可以一家两天派一个人出小区买东西,26号开始就不能出小区了(我老妈西安家小区内没有疫情),只能自己想办法通过电话、微信购物,后来说是小区内拿快递的人群没有保持好2米间距,被门外的人拍照上网了,就来了一大群警察,封了这个门,不允许再接送任何物资,谁送收拾谁,如果是超市送就“封超市”。。。 一位九个月临产孕妇的求救贴这两天在全网疯转,内容是这样的: @Z00行走的硬钞机SHE。 请西安政府给九个月的临产孕妇一条活路!!! 本人不得已因私事滞留西安半个月,一直配合做核酸检测,均为阴性。好心人帮忙找的合租房短暂居住,因现已九个月的身孕,即将临产,身边没有人照顾,近期腰疼频繁,明显感觉生活自理已力不从心,希望回洛阳老家隔离待产,所以向社区说明情况,社区不理采。向大明宫街道办事处说明情况,街道办拒绝开证明。向12345多次反映情况后,她们说愿意沟通协调,五六个小时后得到回复,不能离陕。 请问什么是必要情况才能离陕?在西安我孤身 一人,身上三位数的余额,天价菜价如何支撑?发生意外谁能负责?西安医院产科停诊, 谁能保我们母子平安?政府在哪里呢?小区保安不让出小区,社区和街道办拒绝开证明,请问什么才是必要离陕的条件?是一尸两命的结束吗? 从这则求救贴我们可以看出,大国一党专政 统一领导治理模式对人性及生命的漠视。领导一声令下断绝民众自救渠道,底层芝麻官只对上级负责,上级只对自己的乌纱帽负责,乌纱帽与人民选票无关,不能被人民淘汰,所以整个官僚体系从上到下可以无视民生无视眼前人的生死!这个从毛泽东时代就建立起来的治理模式延续至今。正如网友@中医外治发帖所说:大躍進为什么会饿死几千萬人?因为有民兵把守村口不许外逃要饭……只不过在今天,防疫人员替代了民兵,历史从未远去。 一篇题为《西望长安,可怜一片山》的网文这样写道: 武汉是国内首个疫情爆发地,在此之前从没有过这样的先例,所以一时间手忙脚乱;两年后的西安,面对卷土重来的疫情,其实有那么多城市的做法可以借鉴:可以从当初武汉的混乱里看到教训,也可以从南京的沉稳里学来经验,更可以尝试着学习上海的精准。但是西安谁都没学,偏偏借鉴了南方某个小城的暴力和野蛮。一个1300万人口的大城,前面刚说让大家不要哄抢物资,结果一天半时间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封城,当大家叫苦不迭之时,有关部门又承诺物资丰富,不用担心,但紧跟着就是禁足令——物资再丰富,人民出不了门拿不到,又有什么用? 西安是十三朝古都,有关部门的思维也很“古”,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神逻辑,比如现在,凌晨3点,门外已经开始砸门做核酸,为什么在这点儿做核酸?是效率高还是人员少? 我昨天加入了一个获得特许经营权的商户群,看到商户无奈的向大家解释,不是不给大家送,是我的东西被抢了,在批发商那里就被抢了,所以我今天没办法给大家送了…… 别看送菜的效率不高,西安某些部门盯着自媒体让删文的效率高得很,还是那句老话:只要解决了提出问题的人,就等于没有问题了。这次全国写西安疫情的文章很多,唯独西安本地的公号,基本上出一篇死一篇,西安某信办可谓做到了精准作业。前方抗疫忙,你们删帖忙,如果堵住媒体的嘴就能消灭病毒,我相信这世界上早已经没有任何疾病。,我也从没见过讳疾忌医能真正治好病的例子。   2021年最后一天,网友们试图对即将过去的一年做个回顾,网友@李承诺发帖说:2012年到2021年,其实是一年。从未翻篇。 网友@王亚军&王歪嘴发帖说:昨天是1948年,今天是1984年,明天是1958年。 诗人网友@也也用一首题为《2021》的诗作向千疮百孔的一年告别,他写道:   这一年 举国的嗓子眼儿 被捅了又捅 胳膊被扎了又扎 这一年 有一种生意叫隔离 有一种传染叫时空伴随 有一种贫困叫“待富” 这一年 言语越来越不由衷 笑越来越像哭 这一年 一个叫郑州的城市 一些人走着走着,坐着坐着 就在路上淹死了 这一年 房子开始踩雷 房子开始穿上隐形衣 房子开始成为坟墓 这一年 终于见识了月薪几千元的人 能够拥有2714套房子 这一年终于被震惊 同样具有两个肾的官人 可以同时拥有一百多个女人 这一年 向最坏处又逼近了一年 向最好处又接近了一年 这一年 馒头上依旧沾满鲜血 口袋里依旧装满姿势 这一年 犹大终于落户华夏 改名为赵大,钱大,孙大,李大 董大     某某大 这一年 人道已微不足道,霸道大行其道 这一年 魔高一尺,道低一丈 这一年 到底是多少年中的一年 这一年 到底是这一年中的多少年 这一年 妈妈离开我三年了 爸爸离开我两年了 妹妹离开我三十二年了 我离开人间五十四年了   网友@空谷幽兰用苏联作家瓦 拉斯普金所著书名作为新年贺词:《活下去,并且要记住》   Original
    1/2/2022
    8:07
  • 全网营救乡村教师李田田
    每年的圣诞节12月25日,曾经遭受或正在遭受共产极权奴役的人们会关注三个事件:1978年12月25日,波尔布特下台;1989年12月25日,齐奥塞斯库被他的人民枪毙;1991年12月25日,流氓帝国苏联解体。这三件事像上帝赠予人间的礼物,每年被网友做成图片在墙内墙外广泛转发,图片上还有一行文字写道:这个日子值得纪念和庆祝,更值得期待。 网友@汐颜发帖说: 平安夜,很想念在牢狱中的朋友们,愿他们平安,身心无恙。无论黑夜多么漫长,朝阳总会冉冉升起,我们还有时间,仍有希望。网友@冷万宝2017发帖说:祝张展女士、沈良庆、王炳章、任志强、耿萧男、许志友等所有国内为争取自由而陷入牢笼的朋友们平安夜及圣诞节快乐!并祈祷他们早日获得真正的自由!  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有句名言:“如果你感受到痛苦,那么你还活着,如果你感受到他人的痛苦,那么,你才是人。”  在过去的一周,一位中国湖南乡村女教师的痛苦被全体中国人感受到了,这位怀有身孕的女教师李田田,因为在微博声援被学生构陷的上海震旦学院女老师宋庚一,被当地县政府县公安局强行扭送精神病院 。一场营救李老师的舆论战在网络空间强势展开。最终迫使县政府将李老师从精神病院转入县人民医院监视治疗。  网友@谷风发帖说:习近平的国防部媒体说:“世界上没有哪国像中国这样尊重民众的人权和自由”。我不得不说,我党明明可以把怀孕的李田田老师抓进监狱也不抓,只放在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疗,世界上还有比这爱人民的政党吗?  网友@Harry发帖说:短短几年中国司法界发生了多少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丑事恶事:林清盗卷;任志强被贪污;潘瑞被网上通辑;  李田田被精神病;雷洋许章润被嫖娼;李文亮八名医生被训诫;公民记者陈秋实张展方斌被禁声、判刑或失踪;更别提呼格吉勒图、聂树彬等被冤杀的无辜百姓;  网友@秀才江湖发帖说:宋庚一老师被无辜开除,李田田老师为之鸣不平,被精神病,网友又为李田田呼吁。如此前赴后继的一幕,我想起了春秋,崔杼杀死齐庄公,太史伯如实记录“崔杼弑其君”,被崔杼杀死。太史伯的弟弟太史仲接替哥哥,依然在史书上记录“崔杼弑其君”,崔杼又杀了太史仲。面对威胁与杀戮,太史仲的弟弟太史季仍然毫不畏惧,仍书“夏五月乙亥,崔杼弑其君”。面对太史氏一门前赴后继的赴死,崔杼彻底崩溃,只好放了太史季。  网友@陋兰发帖说:在乌鸦的世界里,洁白的羽毛是有罪的。在精神病人的世界里,清醒的人是有罪的。  伴随人们对李田田的关注,这位曾经在诗刊发表诗作并已经出版个人诗集的九零后诗人的创作也同时获得空前关注,人们通过读她的诗作发现了一个精神世界无限丰富正常的天才诗人。不幸的是,她生活在一个被洗脑一个世纪之久的闭环人文世界,她的正常与当今中国逆淘汰官场的反智反逻辑反常识形成鲜明反差。作为诗人,她并没有获得当下文联主席的关注,也许被延安文艺精神重新洗脑的中国官方文坛是没有勇气与理解力去捕捉李田田诗歌中的伟大人文精神的,但这并不妨碍墙内众多普通文人用诗文向李田田的创作致敬,正如一位名叫后现代牛氓的作者在诗中所写的:  在14亿双目光下  一个正常人  突然成了精神病  没有诊断书  没有任何羁押手续  就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院  他们要她自己证明自己  不是精神病  否则,她就是精神病  几双手在她拱起的腹部乱摸:  如果你不是一个精神病  怎么就这么轻易地怀孕了?  如果你不是精神病  为什么能写出那么多诗歌  为什么会将手机放在内裤内?  李田田,今年已有27岁  却一直隐于山村荒野  谁知道她是不是一只狐狸呢  只有狐狸才每天对着  天上的月亮  和地上的野花野草说话  狐狸爱留守的孩子  狐狸爱这个世界  狐狸这些天勾引了无数中国男人  唉,这只时代的狐狸  让我今天享受了诗歌的盛宴  让我试着逃离这个正常的世界  最后,我们就用诗人李田田的几首诗来照亮当下这个病态的世界  [01]春天,我看到了父亲  春天,我看到儿时死去的父亲  和他在雷声滚滚的夜里相遇  我不说话,他也不说话  我微微点头,他也微微点头  我们只是站着  站着。却拥有世间最近的距离  回家的小路,青草蔓延  门前的栀子花,被风吹散  “你不是早就死了吗?”  “不,那不是我  你爱上的每一个男孩  都是我”  (02)像星星一样多的孤独  我曾到过一座拥挤的城市  那里常有老虎出没  还有狐狸偷我的尾巴  于是我把自己藏在树上  我借片片枫叶与月光编制衣裙  用一整晚的歌声喂养萤火虫  它不再发光  我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  只爱数人们脸上的孤独  一张,两张,相同的面色  风吹落叶  星星般密集的孤独  (03)我的学生  张三父母离婚  李四父母离婚  王二父母离婚  麻子是留守儿童  全班学生同病相怜  可是在作文里  他们都很热爱这个伟大的时代  (04)孤独的寨子  自从许多人搬离寨子  春天就变得空大  漫山野花没有人看  小鸭子的水塘安安静静  一只野白鹤休息  扛柴的爷爷也不会在意  通往山上的泥路上  只有牛草横行霸道  那些吊脚楼,很多不冒烟  只剩下骨头  (05)一头好猪  给它什么就吃什么  被栏杆包围,什么都不想  有时忘记喂食  它叫几声就打鼾了  大家都说这是头好猪  到年底,拖出来,按住,一刀下去  将准备的香纸沾上猪血  它才发出响亮的尖叫  最后我们把香纸插在猪圈旁  [05]母亲带我去桃溪洗澡  夏天的晚上  母亲带我去桃溪洗澡  临近水边  她故意咳嗽几声  只有风吹草动  母亲脱了上衣  露出硕大的乳房  而我全裸,毫无羞耻  溪水齐腰,月亮烂在水里  双腿流过鱼儿的快乐  连苦难也流走了  洗着洗着  母亲也变成了孩子
    12/29/2021
    7:52
  • 举报告密是平庸之恶渐成共识,人人口诛笔伐
    本周,中国学生在中美两国同时上演了一出平庸之恶大戏,但结果却截然不同,在言论自由受到宪法保护的美国,一名留学美国普渡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突然威胁要向大使馆举报他的同学,理由是这名同学发表了支持天安门事件受害者的文章,结果该校校长给全校师生写了封公开信,申明言论自由是天赋人权,指“那些试图剥夺他人表达权利的人,更不用说与外国政府勾结压制这一权利的人,必须换个方式寻求教育”, 言外之意,他们可能会被劝退。而举报者不服,在网上发起签名,指责校长反华,结果校长获得全网力挺,舆论更指责中国是纳粹国家。显然,这位从小接受洗脑教育的中国留学生动不动就举报,以为共产极权那套行为方式是放之四海而皆有效的,虽然身在墙外,大脑却是一堵行走的高墙。 再说墙内,本周,上海震旦学院老师宋庚一,因在课堂上谈论南京大屠杀,遭一名学生举报,周四,宋老师被学校开除,事件在网上引发轩然大波。其实自习近平上台后,已有多位大学教授因学生举报被校方开除。但此次的举报者却引发众怒,因为他用来告发老师的视频是个恶意剪辑版,将老师谈话断章取义,不但涉嫌故意构陷教师而且等于把校党委也给恶搞了。 一篇题为的网文这样写道:学校上当受骗了,告密学生剪辑的视频,跟完整视频对比一下,就可以看出该告密学生是赤裸裸的诬告陷害。鉴于学校当局已被告密者的剪辑视频误导,导致老师被开除的后果,而且舆情持续发酵后,对该老师还会有刑事处罚的可能性,该学生的诬告已经造成对他人严重伤害,校方或涉事教师应该立即报警,将诬告陷害他人的学生绳之以法,以彰显“有法必依,违法必究,犯罪必惩”的法治精神。 文章继续写道:震旦职校领导被告密学生的剪辑视频所迷惑,上演了一出听信“蒋干盗书”的滑稽戏。校方的补救措施应该是直接报警,把诬告陷害老师的学生送上法庭。一个学校有个别学生犯罪不丢人,上了这个罪犯的当才很臊面子呢。 而且,蒋干是上了周瑜的当,他盗回来的是全须全尾的书信,他自己并没有剪辑书信去骗领导。这个学生比蒋干恶劣一百倍,竟然以剪辑视频构陷老师,同时骗了学校当局。这事若搁曹操那会儿,该学生的十个脑袋也给砍光了。幸亏今天是法治社会,只会以罪量刑, 我们还原一下完整视频的内容,就同意该学生犯了诬告陷害罪是确凿无疑了:首先,该老师认为南京大屠杀是反人类罪,接着,老师对当时的国民政府没有在受难者亲属还活着的时候搞清楚受难者名字很遗憾,没有具体的遇难者名字,就导致了数据的不同版本的出现,有三干的,有两万的,有七万的,还有三十万,五十万等不同的数据。该老师觉着当时国民党政府的失误,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以至于让日本右翼有了混淆事实的说词。她认为,具体到个人,把遇难者名单列出来,而不是数据,更有说服力,也不会受到日本方对数据的质疑。她提出了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所有的人都有名有姓,都有家庭记载,他们真实的统计出了屠杀的犹太人和逃难的犹太人的数字,让纳粹罪恶板上钉钉,没有任何狡辩的可能。老师提出要进行反思。不能永远去恨,而应该反思战争是怎么来的,反思如何杜绝这种战争灾难的发生。这完全是与正能量毫不违和的言论,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老师的讲课,居然被学生剪辑视频诬陷,导致被开除了。 现在大家惊呼学校鼓励告密,教师在课堂上战战兢兢,绝非国家幸事。退一万步说,老师真有什么反动言论,算告密学生打到猎物了。但老师都太谨慎了,告密学生竖着三个耳朵也发现不了猎物,这就让告密业内卷了——猎枪忒多,猎物太少,靠告密进取的路太拥挤,狼多肉少啊!于是,就催生了震旦职校学生的诬告陷害:没密可告,就剪辑构陷成“密”,造“密”邀功,杀良冒功。“疑邻盗斧”必须有个前提,就是自己真的丢了斧头。自己的斧头好好的摆在显眼处,却“剪辑”一把斧头诬邻盗斧,这就是犯罪了。 文章最后总结道:“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是乱世情形。我们现在是朗朗乾坤的太平盛世,有人在捣乱,玩“秦失其斧,天下共告密”的把戏,制造猜疑与对立,破坏和谐氛围。更何况,明斧高悬,从未丢失,那些故做提心吊胆状的佞人,憋的是什么鬼心肠子?
    12/19/2021
    6:54

Über 微言微语

Sender-Website

Hören Sie 微言微语, 1LIVE und viele andere Radiosender aus aller Welt mit der radio.de-App

微言微语

微言微语

Jetzt kostenlos herunterladen und einfach Radio & Podcasts hören.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微言微语: Zugehörige Sender

Information

Wegen Einschränkungen Ihres Browsers ist dieser Sender auf unserer Website leider nicht direkt abspielbar.

Sie können den Sender alternativ hier im radio.de Popup-Player abspielen.

Radio